「盧廣仲遭霸凌」用笑保護自己!長相淚訴想當隱形人

視訊聊天室

「盧廣仲遭霸凌」用笑保護自己!長相淚訴想當隱形人

「盧廣仲遭霸凌」用笑保護自己!長相淚訴想當隱形人

導演瞿友寧則坦承先前曾看過盧廣仲演出的電影作品,他笑說:「整部電影讓我唯一出戲的部分,就是他出現的時候!」,瞿導不諱言一開始對盧廣仲有許多不放心,像是「擔心他眼睛太小,會不會影響情緒的專注跟投射力」,而在開拍前的第一堂表演訓練課結束後,瞿導說:「當時第一個念頭就是『慘了要換角』!」,不過導演隨後也補充說:「不過廣仲表現愈來愈好,是天生的喜劇奇才!」

台視《台灣名人堂》今(11)日將專訪《植劇場》系列作品《花甲男孩轉大人》導演瞿友寧與演員盧廣仲、嚴正嵐。首度擔綱電視劇男主角的盧廣仲忍不住自爆:「其實拍戲最痛苦是拍夜戲,因為我是『晨型人』、作息像農夫一樣!」,他回想自己曾在某場戲中瞬間秒睡,最後是如何克服睡意來襲,他傻笑說:「我破例吃了檳榔,發現其實滿有用的,但是大家還是不要吃檳榔!」。不過盧廣仲也透露自己兒時曾遭霸凌的心路歷程。

盧廣仲在接受主持人歐懿慧訪問時透露,看到網友評論自己哭跟笑的表情看來都一樣,他娓娓道出國小時曾被霸凌,讓他學會用笑來保護自己,也養成報喜不報憂的個性,當時唯一的朋友就是家附近一棵百年榕樹,盧廣仲表示:「被同學毆打或謾罵後,會跑去跟榕樹說『我今天又被欺負了』,因為我知道只有它懂我!」,他笑說:「後來樹下蓋了一間小廟,當時覺得我的朋友變成神了!」。

盧廣仲在《花》劇中還嘗試老妝,光化妝就花了3小時,他笑說:「我最喜歡用老阿公的狀態,唱一些搖滾樂給大家聽!」;而飾演盧廣仲好哥們的嚴正嵐,劇中不僅打扮中性、動作不拘小節,甚至還要大罵髒話,她笑說:「開拍前我刻意不修眉毛、也特別練習罵髒話,甚至瞿導還親自示範怎麼罵口氣才到位!」,不過她透露戲殺青了卻也造成一些後遺症,還被別的導演唸說:「嚴正嵐,妳腳再給我張那麼開試試看!」。

因應新冠肺炎疫情,疾管署持續加強疫情監測與邊境管制措施,如有疑似症狀,請撥打:1922專線,或0800-001922,並依指示配戴口罩儘速就醫,同時主動告知醫師旅遊史及接觸史,以利及時診斷及通報。

潮霖資產

愛生活整合行銷經紀人

YAHOO購物網

重要聲明:本部落格是共同即時上載文章的方式運作,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及立場等,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而一切文章之言論只代表文章者個人意見,並非本網站之立場,用戶不應信賴內容,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。於有關情形下,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(如涉及醫療、法律或投資等問題)。由於本部落格受到「即時上載文章」運作方式所規限,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文章,若讀者發現有文章出現問題,請聯絡我們。有權刪除任何文章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文章,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利。切勿上傳和撰寫侵犯版權(未經授權)、粗言穢語、誹謗、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,敬請自律。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與在此提供Alexa排名。